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其實這個題目想了很久,寫的時候心情很不好,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無望,曾經停筆,為了所謂的愛情,兩年,本想用兩年的時間來成全一段愛情,本以為兩年的時間可以走入婚姻的殿堂,可是後來才知道停筆不是因為放棄文字,而是因為無愛。這麼說未免殘忍,無緣無故的在傷害著別人,但是生命中的那個人如果沒有走到你的心裡,寫不出文字是的的確確的痛。 走到今天,每走一步我都開始小心翼翼,小心的不去傷害別人,小心的成全著你的全部,如今我成全了你,卻放棄了我自己。我看著繁星閃爍的天空,我用食指滑出那段圓弧,我拾起你丟棄的昨天悄然的話語,我體會這刻骨的別離,你從不曾留意我的絕望,你從不曾看到我為你衰老的妝容。知道麼?我瘦了十斤,在你離開的短短的數日,知道麼我不再害怕夜晚,我甚至不希望自己看到朝陽緩然的升起。我只想在夜中敲擊著文字,我只想在夜中幻想你熟悉卻模糊的面孔。我告訴自己堅強起來,悄然的作回從前的自己,做成直髮恢復那張陽光的臉,可是我作不到,愁容已經刻到了臉上,如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當愛情經過的時候,你會知道什麼是刻骨銘心,當愛情經過的時候,你會知道什麼是痛不欲生。生命在無緣無故的消逝,消逝於曾經美好的短暫瞬間,消逝於六道輪迴中不變的宿命。 不是我非要停到原地傻傻的看著你,不是我一定要讓你給我一個交代,只是我捨不的,你知道麼?前世的兒女情究竟欠了你多少,前世的兒女情究竟要讓我還多久?如果有來世我請你早早的就靠近我,我請你把我放到你愛的先頭,我請你身邊只有一個我。 是誰在沉默中衰老孤寂,是誰在沉默中憂鬱徘徊,本以為我們會躲過萬難癡癡的相視而笑,本以為我們會傻傻的就這麼不顧一切的在一起,可是如今才知道萬難竟然才剛剛開始。我說,如果我們不能在一起我會削髮為尼,你說,如果你削髮為尼我會剃度為僧。這就是我們的愛情麼?這就是我們絕望中宿命的安排麼?這就是我們走上的那條不歸路麼? 親愛的你會不會時時的將我記起?我把淚滴珍藏到心尖,我讓哭泣隨著風聲遠離你敏銳的雙耳,我不想讓你為難,我只是遠遠的觀望你,觀望我們萬難的愛情。 其實到了今天我更多的看到的是你的憂傷,其實到了今天我更該懂的是如何作回我自己,我問你愛你愛的那麼深我該怎麼辦,我問你依戀了你那麼久我該怎麼辦?你告訴我作回我自己,你告訴我讓我們作回從前。 我把自己放到了喜瑪拉雅的山頂,任寒風肆虐我柔軟的肌膚,我把自己放到冰冷的南極任寒冷冰封我脆弱的心臟。就這麼死去好麼?如果這麼死去沒有人會為我心疼的流淚,那麼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死亡,可是我不可以,我不可以自私的成全了自己傷害了愛我的那麼多人。 終究是我的心太軟,軟的不肯為了傷害別人來讓自己接受死亡的洗禮,終究是我的心太軟,軟的時時的勾刺著自己的肋骨,讓疼痛掩蓋全部。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定是不再和任何人聯繫的時候,如果有一天我離開,定是我承受不了分離的傷懷,你會不會由於我的消失掉下一滴清淚,你會不會由於我的消失苦苦的找尋?其實我只是想安靜的走到你的身後,看著你的幸福我已知足。 其實很擔心你,擔心你看似堅強卻柔弱的靈魂,其實很擔心你,擔心你經歷了那場絕望的愛情之後還能不能看到婚姻的美好。我所期待的是不是你所幻想的。 人生終歸只是一個場,幻滅,心寒 人生終歸只有一條路,無慾,無愛 天邊有落日 我的心丟到了天邊 天邊有朝陽 我的心不再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