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本來跟老公說好,不再問兒子考試分數了的,但昨晚兒子回來,老公還是忍不住似是無意的問了一下,這次月考還不錯,年級成績兒子排在六十多名,比上次又前進了十多名。能在七百多名學生中擠進前六十多名實在是太不容易了,但我們再沒有像以前一樣流露出任何高興的神情,我坐在旁邊甚至無動於衷,老公也很淡定的說了一句,不管考得如何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行了,成績不是最重要的。 以前,每次考試完後,我們總是不厭其煩的問這問那,問分數問名次,考得好時我們跟著興高采烈,那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同時也影響著兒子,看兒子那沾沾自喜自喜的模樣我們總會蒼白無力的說一句:這成線也不是最好,要繼續努力再向前更進一步才行。現在想來,有我們這樣跟著沾沾自喜的父母,所以接下來的考試成績下降也就不奇怪了。就這樣,兒子的成績在我們的“幫助”下蹦上蹦下一直都不穩定。 特別是上次兒子的地生會考可以說給了我們一次最好的教訓,會考前那次全縣摸底考試,兒子考進了年級前三名,我們自然像以前一樣跟著兒子沾沾自喜,兒子明顯的飄了起來,複習時也總是不屑一提,我們也跟著滿懷信心,總以為地生成線是兒子最拿手的,就算考失利也差不到哪裡去,結果會考時兒子考到了年級一百多名。通過這次會考,我們終於象天上的浮萍沉澱了下來,相信兒子也被這重重的一交摔醒了,從這以後,每次考得好也不再迫不及待的向我們報喜,考差了自己默默努力。 雖然現在是應試教育,但越來越覺得,一個人上不上重點高中不重要,上不上得了好的大學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人的人品,一個人適應社會的能力和一份健康向上的心態。 文章來源:游刃 |Athens Watch | 傑傑的BLOG |劉震雲文集 | 易建聯的部落格 |On the Road... Again | 其妙可居 |s.o.深呼吸 | 鵬達新聞工作室的BLOG |嬰兒世界的部落格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春天裡為什麼人們喜歡到野外踏青?我想不外乎三點:一是天氣暖和,空氣清明;二是春意昂然,萬物萌發;三是活動筋骨,強身健體。 踏青,踏青,不走不足以知青之細微,不慢走不足以知青之珍貴。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山上的桃花開得遲不說,就是草好像也不願意早發。在淇縣雲夢山大草原上,遠遠望去,還是枯黃連天,要不是樹木恢復了生機,到處都是點點的綠意,你還以為是深秋季節呢。 在乾枯的草干下面,你用手一撥,就能看到青青的草芽。她們剛從土裡拱出來,還顯得有點嬌羞。她們並不埋怨自己的長輩枯枯地還遮著自己,她們把此視作一種呵護,一種溫馨的愛。等這些草芽慢慢長大,枯草也就凋零下去,變成肥料,仍然作為青草的滋養。年復一年,前草讓後草,草落草起,把大草原喂得又茂又密,到夏秋季節,這裡完全可以當毯子用,天上的雲彩是你的被子,若能做一個好夢,夢到童年,那就再美不過了。 踏青,踏青,青也許不是長出來的,青是踏出來的?每年我都到雲夢山上來踏青,一面踏青,一面尋找著春天。或者把春天給迎出來,或者把春天給送走。特別是春天剛從冬季中孕育時,你不去踏青,還真不知道春天是啥時來的,怎麼來的呢。 我總結踏青,借用中醫一句話,叫“望聞問切”。走進春天,一定要學會望才行。登上高處,往遠方一望,桃紅柳煙,油黃麥綠,蒼白遠去了,乾燥躲跑了,單調的視覺猛然被這些五顏六色填滿,這才是最大的快樂。 春天的空氣中,因為各種花開和葉的生長,臭氧離子增多,格外清新。到山上,還有很多中藥的香氣混雜期間,吸上幾口,還能起到治病的效果呢。所以,你一定要學會聞,見花聞一聞,不用上門診。前幾天在紂王殿,我就看到一種花叫“連翹”的,黃黃的,還以為是迎春呢。我就大聞了一番,感覺還真不錯。 問就是問文化,問傳說,問典故,問歷史,切就是判斷和思考。我出來踏青,不僅欣賞春天的美景,還特別留意每一個地方的文化和掌故。有些老房子,就是一部歷史。有些老碑刻,就傳遞出一種久遠的信息。弄不懂的地方,還可以問問當地的老年人或者土專家,他們會向你提供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 春天很短暫。稍不留神,春天就過了。這不,春天的感覺還沒有完全找到,溫度就哧哧地長。再出來,就覺得有點曬了。 雲夢大草原,是中原地區很好的一塊草地。海拔600來米,周圓20多平方公里,如此空中美景,到哪找呢?雲夢草原踏青節已經舉辦了好幾屆,很受遊客歡迎。願意踏青的人們,不妨來這裡看看,望望十里畫廊,聞聞白草清香,問問鬼谷文化,切切今年運命,何樂而不為呢? 文章來源:《美文》下半月刊的BLOG |New Media Musings | 周軍的部落格 |蔣峰——為他準備的謀殺 | Kate's Wonderland |討厭又來了的BLOG | belle's美麗人生 |靈訊焦點 | 大劉的部落格 |姚雨杭的二樓咖啡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持球突破是持球隊員運用腳步動作和運球技術快速超越對手的方法,它是一項具有很強的攻擊性技術。  交叉步持球突破   以右腳做中樞腳為例.兩腳左右開立,兩膝彎曲,兩手持球於胸腹間.突破時,左腳前腳掌內側用力蹬地,上體向右轉移,左肩向前下壓,左腳向右側前方跨出,在右腳離地前,運球在左腳的右側前方,右腳迅速蹬地跨步超越對手.動作要點;轉體,探肩,加速.   順步持球突破   以左腳做中樞腳為例.兩腳左右開立,兩膝彎曲,兩手持球於胸腹間.突破時,右腳向右前方跨出一步,同時向右轉體探肩,重心前移,右手運球,左腳前腳掌用力蹬地向右前方跨出.動作要點:轉體,探肩,加速.   後轉身突破   [動作方法]以左腳做中樞腳為例。背向球籃站立,兩腳平行開立,兩腿彎曲,重心降低,兩手持球於腹前。突破時以左腳為軸轉身,右腳向右側後方跨步,上體右轉,腳尖指向側後方,右手向右腳前方放球,左腳前腳掌內側迅速蹬地,向球籃方向跨出,運球突破防守。   [動作要點]要控制重心平穩。右腳向右側後方跨出時的腳尖方向要正確,左腳前腳掌內側蹬地積極有力。   前轉身突破   [動作方法]以左腳做中樞腳為例。突破前的準備動作於後轉身準備動作相同。突破時重心移至左腳上,右腳前腳掌內側蹬地,左腳為軸,右腳隨著前轉身而向球籃方向跨出,左肩向球籃方向壓,右手運球後左腳蹬地,向前跨出,突破對手。   [動作要點]移重心,蹬地運球動作連貫。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今,各式香皂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琳琅滿目的產品裡,顏色鮮艷的香皂備受青睞。但專家建議,香皂最好挑選顏色和味道比較淡一點的。   北京協和醫院皮膚科副教授何志新分析說,一般情況下,顏色比較鮮艷和味道較濃的香皂多數都不同程度地添加了一些色素和香料,或含鹼量較高,如果皮膚較敏感,用了這些香皂後,很可能會對皮膚或呼吸道造成一些不良刺激。鹼性成分太重,長期使用,皮膚表面上的皮脂會減少,使皮膚乾燥、起皮等,同時,皮膚裡的微酸性環境也會遭到破壞,損害皮膚健康。而味道清淡、顏色不起眼的香皂,一般所含色素和香料成分都較少,其鹼性也偏弱,刺激性不大,所以對皮膚的傷害也比較小。   目前市場上宣傳的一些功能性香皂也較多,有些香皂可以起到一定特殊作用,比如祛除青春痘的藥用香皂、有止癢作用的香皂等。但也有一些功能性的香皂,作用並沒有那麼神奇。何志新提醒說,要根據自己的皮膚特性來選擇香皂,淡色、表面飽滿圓潤、儲存後不易收縮、不開裂,氣味淡的最好。此外,還要認真查看產品包裝上的生產廠家、標識及產品執行標準、功用、生產日期等。一定要選近期的產品,日期較長的水分會散失,影響香皂的效果。   在使用香皂時,要留意觀察,質量好的香皂使用時能產生細膩、緊密而穩定的泡沫,用後身體感覺很清爽。如果洗後皮膚感覺很乾燥、緊繃等,最好換一種用。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十月圍城》是個百多年前的香港革命故事。在這個政治冷漠歷史癡呆的地方,香港人對此題材理應不多接受,甚至反感。跑去買票的大眾可能都是為了看明星,看再造香港百年前的皇后大道中而已。然而上映不久,網上好評如潮,有些讚賞情節緊張,上了一堂既激情又悲壯的歷史課,欣賞那些犧牲的小人物。這樣的反應好像有些反常。究竟片中的「革命」對今日和諧主導一切的香港又有什麼衝擊?當中「革命」對他們來說是什麼一回事? 片中孫中山對各省代表解釋革命是什麼回事:「十年以前……革命,當時我說,革命就是為了四萬萬同胞,人人有恆業,不啼饑,不號寒,10年過去了,與我志同者相繼犧牲,我從他鄉飄泊從臨,革命二字於我而言不可同日可語,今天再道何為革命,我會說: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革命是要讓人醒來,不但要令人有溫飽,有宗旨理想的,而且是要整隊人努力,也要有犧牲的。 然而片中保護孫中山的壯士卻充滿奴性,盲目為自己也不知道的目標去進發,更遑論認清革命的意義。其實除了孫中山、楊衢雲、陳少白、李重光,其他人物如謝霆鋒飾演的阿四、黎明飾演的劉郁白、甄子飾演的沉重陽、李宇春飾演的方紅等,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革命,他們只是奴性遵從主子的話而行動。這種奴性的意識形態,正正是革命所要推翻的。個人的生命、愛人都一一被放棄,孤注一擲為保護孫中山。這裡不但反諷地表現對孫中山的英雄主義個人崇拜,以為單靠孫中山就可以把中國救出,走向民主,而且更展示出一種革命的有機性(organic),即團隊的重要蓋過一切,其實民主卻正正是由各個人民出發的。 因此每個壯士的個人生活、愛情都被放棄,阿四沒有了以後與阿純的生活,沉重陽也沒有了與女兒重逢的日子。團隊比個人更重要,甚至淹沒了個人。然而當中所表現的意識形態,並不是這樣單一完成,其實充滿很多拉扯的過程。每當勇士的死去,我們都可以看到畫面報上這些虛構人物的生卒年、籍貫,彷彿是對犧牲了的勇士的一種尊重,賦予一種真實性。其實那是為無名的犧牲品添上個人性,即是在一座機器裡,我們不會忘記你,你是其中的螺絲釘,曾為這座機器出過努力。很明顯巴特爾飾演的王復明在臨死前大叫自己的名字,也是想告訴人們在這場革命中我有參與過,我死而無憾。 另外,勇士們都有個人愛情的包袱,阿四的阿純、沉重陽的女兒、劉郁白的愛人。女性在這裡也可以看成是個人情感的負擔、遺憾。而他們為了要縫補這些缺陷就得靠團隊的投入與犧牲。因此女性在這裡其實不但是負擔,更是一種革命的動因。就像沉重陽的愛人要他做個好榜樣給女兒看,不要再做一個賭徒。這種女性甚至到他們犧牲的時候變成安撫的角色,成為一種幻象。因此劉郁白以一敵百戰死的時候,會出現突兀但又合情理的李嘉欣幻想形象。 觀眾覺得感動也許不是因為民主的激情,而是被無聲的個人與宏大的團隊的掙扎所觸動。廿一世紀的今天再談革命,好像空談一樣。香港市民現時的生活也許是吃好三餐,老闆吃住你也是正常不過的城市人生活狀態,抗爭鬥不過政府是常理。大家都好像為生活為大環境為工作,都說算了吧就這樣吧合情合理吧不出奇吧。我們當然會感到不公平不公義,卻只有 live with it 的心態,或者只希望小恩小惠就可以。大家不會否定人們為良心、公義站出來,所以見到電影中捨己為人的有/無名英雄還是會感動。但是大家所投射的對象卻充滿奴性、只為宏大的和諧方向發展,而不是多加反思才行動。也許觀眾的受落是因為電影鞏固了這種無名的奉獻,但其實更重要的是反思當中民主民生思想的重要性。

| 12 April, 2012 | 一般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